前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澤  2003/6/1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教學的目標與方式,都可以突破,或更靈活的運用。 如藉著參展或競圖

    作品,讓學生從空間或造型的觀念上,充分發揮想像力與創作力。 

     繼去年我們應上海美術館之邀,參加「2002年上海雙年展」之後,   此次

    ,與學生又再接再厲的創作並在學校展出。感謝學校給予我們機會, 還有

    系上同的支持。

  

CROSSSECTION  AND  INTERSECTION

   〝線〞單單為基本元素便許可了建造與創作,開始了想像力、、、。

 〝線〞 的建造意義有:導引,通過,動力運轉,衝擊,分界,

強力實施,匯聚,切割,接觸,透穿、、、。

   

   線的交合原義深遠:

   乂亦 X,古字五,五行也,

   天地間交午也,相剋相生

   (爻:交也,效天下之動者也)

   兩線相交於某一角度,接觸點象徵著團聚,清晰注目的中心點、、、。

   又:透穿的線(X光)使內在內含表現得清晰明朗,讓隱形的奧密,展現

   出與我們共存已久的另一世界。

   理想的視野:兩線的互動。

  

     虛真都市---X光斷層掃瞄          

自然性的動態、直覺、觸機、潛意性,都是感應創作的各種因素、、、

  ,只有「時間」可以逃開「意義」的圈套。

 

機會、機率、機遇、意識增添了創作的色彩,、、、「空間」是唯一的主宰。

 

•當開始想像新的創作時,我即隨心應手的運用任何零星事務,這些

  事務都顯得無所用處,參差不等。偶然,不合邏輯,它們之間互不

  相關,沒有可連接之點。

 

在過程中的某一角,隱隱傳來堅持得有節奏的頻率,美妙地衝擊出

  一股無形的能量指示著,只有敏銳的直覺才能體會到。我如一部有

  靈性的攝像機,開始錄下各個景觀、動作、聲音,在精神框架上累

  積出畫面來。

 

人生的智慧與哲理,不僅對我創作過程中的「出脫」、「拋射」,與經驗裡有著神秘的啟示,抑且能在我的生活上更顯得有火裡蓮花的淬鍊。

 

我們常被靈感拖出到「外界」,「外界」沒有睡眠,也許我們可叫它「失眠界」,「失眠」成為靈感的主要任務,想像與創作在深夜裡成為「失眠症」。

 

月球,已被科學知識證明是環繞地球運行的一塊大石頭。夜裡,我只看到見月亮與嫦娥。詩人、作家、藝術家們,亦情願繼續為他失眠。

 

創作家、思想家與科學家們,無不關心「時間」與「空間」的問題,也都遺憾它們太少、太小。

 

「空間」為我們呈現了事與務,「時間」卻堅持的變化它們。鳥飛的「空間」闊擴無限,倒沒有面具與臉皮之間的「空間」來得親切。

 

「無限」有如自由動物,無所不見,處處都現。

 

「有限」是強者張弓至盡時,而可以保持那個狀態。

 

「空間」每日沉醉在「時間」內,因為「時間」是美酒。

 

「空間」發育得健康活潑,但從沒有感激過「真空」對他無條件的供養。

 

「時間」從來沒有記憶,一但進入三維空間,演出了過去,現在與未來,並賦給我們理想。「空間」裝扮成「時間」,演出的印象特別深刻,可卻是薄薄的照片,底片,然X光更能使「空間」表演得真誠。

 

戲劇名稱是「迷宮」。

 

文藝、科學、思想都緊靠著「未知」領域勇敢地探索。多種元素巧妙地編織成一個不可思議的「未知界」版圖,其中,包羅宇宙的神蹟萬象,盡可超渡探索家們的想像智慧。

 

「文字」本來都是有翅膀的,當它被看見以後,翅膀也就脫落了。

 

「文字」能解開秘密,但卻是秘密最堅固的防守線。

 

震撼莫過於詩有感於雲彩,夜裡夢中的飛翅,有著意外超脫之感,白日裡,神秘無比的雲彩最容易令人充滿幻想的。

 

望天觀雲時,我們都變得像兒童一般,觀想得出神入化。我們要看花、鳥、魚、獸,他便顯示花、鳥、魚、獸;我們想要看桌、椅、橋、樓時,花、鳥、魚、獸,便輕微地凝成活生生的桌、椅、橋、樓---一切的事務都在飛翔。

 

智照靈通,其量好比太空。神話,就是古代的「氣象學」。